當地時間2014年3月6日,南非比勒陀利亞,殘奧會冠軍、“刀鋒戰士”奧斯卡·皮斯托瑞斯殺害模特女友案審判工作進入第四天。當律師說到屍檢細節,如從死者頭上取下子彈等內容時,一直沉默著的皮斯托瑞斯突然將頭埋在雙手中間開始哭泣。
  中新網比勒陀利亞3月11日電 (記者 宋方燦)南非“刀鋒戰士”奧斯卡·皮斯托瑞斯槍殺女友利瓦·斯滕坎普一案,3月11日在北豪滕高等法院進行第七天的審理。皮斯托瑞斯的好友達倫·弗雷斯科作為“污點證人”出庭作證,向法庭坐實了皮斯托瑞斯的兩起公共場合涉槍案。
  皮斯托瑞斯在去年2月14日情人節凌晨於家中槍殺女友斯滕坎普,被檢方指控犯下故意謀殺罪,不過他對此在法庭上連呼“無罪”。在上周的庭審中,他的一名拳擊手朋友凱文·勒瑞納和前女友薩曼塔·泰勒分別出面揭發了他犯下了兩起公共場合的槍案。11日的庭審中,這兩起槍案的另外一名證人,兩次事件的當事人弗雷斯科亦出面向法庭作證。
  這兩起案件分別是2013年的餐館開槍案和2012年的泄憤開槍案。因為涉及到公共場合持槍和超速駕駛等,費雷斯科自身也面臨被指控的危險。對此,該案的主審法官馬西珀給他吃了“定心丸”,告訴他如果如實供述,他將不會被起訴。
  費雷斯科向法庭作證說,皮斯托瑞斯和他、勒瑞納以及一名英國短跑選手去年1月在塔沙餐廳就餐時,在桌子底下扣動扳機射出子彈,引起200多名就餐者一片恐慌。據稱,皮斯托瑞斯在飯桌上聽說他帶了一支格洛克手槍,就要求拿了看。他知道皮斯托瑞斯喜歡槍,就把槍從桌子底下遞給皮斯托瑞斯,並叮囑說槍中子彈上了膛。皮斯托瑞斯說了聲“好”示意知道了,不過卻扣動了扳機,子彈擊中餐廳的地板,還傷到了同桌的人。
  當餐廳老闆夫婦聞訊趕到後,皮斯托瑞斯卻哀求費雷斯科給他“頂包”:“達倫,現在媒體對我關註度太高了,你能幫我頂包麽?”費雷斯科當時回答說:“作為一名朋友,我願意。”後來,費雷斯科告訴餐廳老闆,他的手槍不慎從褲子里掉到地上後走火。因為沒有造成其他顧客的傷亡,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法庭上,皮斯托瑞斯的辯護律師巴裡·魯延續了一貫的辯護手段,就是在證人對大的事實陳述無懈可擊的時候,試圖通過一些關鍵細節的漏洞,來證明皮斯托瑞斯是“無心之失”。他誘導說,是否費雷斯科當時沒有告知皮斯托瑞斯槍上裝了彈匣(內有子彈)。對此,費雷斯科在法庭上回答說:“我認為熟悉武器的人,都會檢查槍上是否有彈匣。再說了,我帶著一支沒有彈匣的槍到處閑逛什麼?”
  皮斯托瑞斯泄憤開槍案發生在2012年9月,當時皮斯托瑞斯和當時的女友泰勒,以及費雷斯科一起駕車外出。費雷斯科開車超速被警察攔下,警察看到皮斯托瑞斯的座位旁邊有一支手槍,就拿過去看了一下。對此,愛槍如命的皮斯托瑞斯十分憤怒,當時就抗議說:“你不能動另外一名男人的槍。”
  在警察離開後,費雷斯科突然被一聲槍響嚇了一跳,此時他才意識到皮斯托瑞斯從汽車頂部的窗戶向外打了一槍。“法官女士,請原諒我的粗話,我當時就質問他說你他媽瘋了嗎,”費雷斯科在法庭上說,“他當時只是笑。”
  對於費雷斯科的這段供述,巴裡·魯指出與前面出庭的皮斯托瑞斯的前女友泰勒的證詞不一致。在泰勒的證詞中,提到是費雷斯科和皮斯托瑞斯對警察的行為表現除了同仇敵愾,並開槍取樂,而費雷斯科則表述自己是無辜的。對巴裡·魯咄咄逼人的追問,費雷斯科顯得有些情緒化,表示自己的版本更為準確:“我的證詞是真實的,法官女士,我記憶中就是如此。”
  巴裡·魯還試圖糾纏當時費雷斯科的車時速達到260公里,以及隨後他們去了哪裡這些看似無關緊要的細節,對此費雷斯科表示自己記不清了。
  對於這兩位好朋友的反目,有媒體表示了感慨。有人在社交網絡上評論道:“昔日一起閑逛並玩槍的好朋友,如今在法庭上卻怒目以對。”目前斯滕坎普可謂是眾叛親不離,他的家人始終不離不棄,一直在法庭內外支持著他,不過他的多位鄰居、前女友以及兩位好友卻已經站到指控他的證人席。
  11日,負責斯滕坎普屍檢的法醫戈特·薩伊曼繼續出庭作證,並接受了巴裡·魯的質證。雙方的爭論焦點在於斯滕坎普最後一次就餐時間、以及死者身體里殘留的尿液是否說明她有上廁所的需求,從而被誤殺等。
  根據皮斯托瑞斯此前的供述,斯滕坎普最後一次就餐的時間是當晚的10時前,後來他們就上床睡覺。不過薩伊曼給出的結論卻是最後的一餐是凌晨3時她被殺前的兩個小時,大約1時左右。巴裡·魯引述一些文獻資料認為,死者胃中食物的殘留情況反推死亡時間,除了食物品類和個人身體情況,還要受到諸多因素的影響。
  對此,薩伊曼在接受公訴人格裡埃·內爾的提問時堅持自己的判斷。這個時間的推論是他過去30年的實踐中為大約10000到15000具屍體做屍檢後得出的經驗之談,並沒有引經據典。他自認不是研究“胃排空”這類術語的學究,而是一名在實踐操作中積累豐富經驗,並能通過事後驗證的法醫。
  薩伊曼在接受內爾的詢問時還表示,如果斯滕坎普在被殺前半個小時到一個小時之間去過廁所,她的膀胱里的尿液幾乎可忽略不計。而據他在此前一天於法庭上的陳述,屍檢時斯滕坎普膀胱內的尿液大約為一小勺。
  巴裡·魯在法庭上還詢問了薩伊曼對斯滕坎普臀部和上臂中槍後反應的看法,薩伊曼表示,這兩個部位的槍傷雖然致命,會引起反擊或逃跑的反應,但並不會影響到其基本認知。
  3月12日,費雷斯科將繼續接受公訴人和辯方律師的質證。此案開審至今,已經引起了南非乃至世界各國媒體的高度關註。據數據驅動慧眼(DDI)的一項媒體跟蹤分析,“不可思議的是,目前在世界範圍內奧斯卡·皮斯托瑞斯的審判比巴西世界杯更受關註。”根據對博客、論壇、社交網絡以及全球6萬家報紙網站的數據統計,在過去的24小時內關於此案審判的文章達到10.6萬篇,從開始庭審以來的9天內有75萬篇,這些數字都大大超過了世界杯足球賽。(完)  (原標題:好友當“污點證人”指控“刀鋒戰士”兩起涉槍案)
創作者介紹

chloe

wz89wzorv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